平行空间

© 平行空间 | Powered by LOFTER

暗潮之下【全】

1.
来到这里的第三天,嘉兰德依旧没有见过瑟城的星空。
雨水顺着石块的纹路从屋顶淌下来,敲在窗台上,继而又在凹凸不明的石头地板上积起了小小的水洼。他站在长廊的窗旁,深吸了一口气。天地之间连接成灰蒙蒙的一片,明明才是下午,天色却暗的好像太阳已经落山,所幸雨水的气味舒缓了瑟莱斯特空气里的沉闷和恐惧。
有秩序的敲打声在雨声中依稀可闻,嘉兰德对这种声音并不陌生,甚至可以说十分熟悉,他不由得想起了遥远的另外一座城市。
敲打铁砧的声音每日在迪拉达斯回响,和训练的号子声一样回荡在那座堡垒的上空。迪拉达斯的夏日里鲜少有无法看到星星的夜晚,盛夏的晚风穿过古老的石砌回廊,深蓝的夜空中群星闪耀。嘉兰德见过无数人用不同语言诅...

尼恩格兰的印象吧

图战

Alter化

27组

4章

留个档

间章,留档

文by 星夜

3场

5+13 vs 27+46

路遇儿媳妇[不


27组 

间章

文 by星夜

单存个图

2场

vs15组

文by星夜

留档

和47组的图战

首战 vs 43组

文by星夜

存档

大概是这次画的最多的一次吧……目测后面会逐次递减。

序章+召唤

存档

文by星夜

今年份

只是狗一狗的人设

三期序章。

嗯…………居然比以前画的认真。

最后还是崩了

……前方修罗场

这真是画得最像恋爱企划的一张了……

结束啦!

2轮

火影paro 有年龄操作

下面的圆圈圈们用了每个角色相关的元素。

其实和最开始的草稿比较,大概删了一半东西………………

咖啡与盐

格莱特站在昏暗的走廊上,指尖因愤怒而微微颤抖。上午的阳光让走廊尽头的窗外一片炫目,却仅仅照亮了走廊尽头的一小块地方。四周安静无声,只有自己的心跳声和远处海鸟的鸣叫。神慈科不可能就这么放过自己,他知道这点,然而这只猜对了一半。心理评估?那只是个流程,是个检测精神状态的借口。他深吸一口气,大步走进那片光亮中,转动门把手打开了走廊尽头的那扇门。

“我知道你会来。”屋里的人正端着两杯冒着热气的咖啡,“随便坐吧,孩子。”

这是一位和蔼可亲的中年人,鼻梁上架着厚厚的镜框眼镜。他对格莱特露出一个微笑,递给他一杯咖啡:“我估计你会想谈谈。”

“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威廉。”格莱特站在门边,没有接过杯子,也没...

Before the first day

Day1

PM1:00

“好久不见,里恩先生。今天感觉怎么样?”赫伦医生打开桌上的病历,用钢笔的末端推了推眼镜,露出通常情况下令人安心的微笑。她已经接待了面前的这位病人一年,按照上面的要求,每个月对他进行一次评估,以此判断他是否适合继续执行外勤。

这对一名身处维稳科的牧羊犬来说,未免显得有些特殊。

“普通,没什么特别。”

“让我看看,您上次来——哦,有了,已经是将近一个月前了。”她端详着坐在对面的病人,对方毫无表情,就连往日常见的不耐烦都消失了。“您是又被人逼迫来的吗?毕竟您的日程表上,每个月一次的咨询和评估是必须的。而这个月您已经比预定时间晚了十天。”

“我刚刚回来,昨天。”...

既然这么作死,记录一下过程

换个画法。

之前看了walking dead,最近又玩了UL。。。

下次先固定窗户光源再画人。。画错了[。

第二场。

猫的原型都是家里的猫。。。一水圆脸。

海盗paro

人设存档

一开始还嫌弃过这个角色,等发现了其中巨大的巧合的时候,“啊果然就该是他”的这个念头就冒了出来……

三百六十五分之一呢!!

流言

[流言]

当被突然出现在眼前的人挡住的时候,海利尔不知道究竟是对于坚持要随意的走回去还是对答应参加那个有些愚蠢的宴会感到些许后悔……如果真要进行一番评定的话,也许是后者更为准确。

尽管他已婚的事实众人皆知,但是他确定那些整个宴会过程中一直在眼前不断出现的雪白胸口并不是他视觉上的错觉,也不是什么无意间造成的巧合。也许再有类似的邀请,一律以军务繁忙作为推卸借口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一阵饥饿感席卷了他的肠胃,他不得不回想起那场堪称灾难的晚宴。所谓的灾难并不是指食物非常糟糕,事实上单就食物而言还说得过去,那些摆放在餐盘边上用蔬菜拼成的装饰也显然下了一番功夫。但是当一位浓妆艳抹、袒胸露背的女主人坐在...

逝砂之章

五星paro

相关背景年代以及事件全为衍生胡扯。

又及,向永野拖大神致敬。

====================

[逝砂之章]

1.

“辛苦了。”骑士打开驾驶舱的舱门,摘掉头盔长出了一口气,一头金发被压得贴在了脑袋上,“连续十几个小时以上的战斗还是越少越好……状态如何?”

“吃得少总还是有好处的。”FATIMA从打开的头部驾驶舱跳到地面上,理了理红色的长发,“这孩子的左手有些损伤,右脚的动力输出也有点阻碍,不过修理一下应该就没有问题了。”

蒂亚·英格利亚向外望去,远方是连绵不断的群青色山脉,细丝般的浮云从上方飘过。他回过头,多年的搭档冲他耸了耸肩。

“阿斯加...

算幕后吧。。。

自己跳的企划,怎么也要坚持到最后。。。。

最后我究竟在画什么已经不知道了。。。

德庆记事

天方入秋,时过晌午,热气正盛。

临安城内车水马龙,街市之间川流不息。许是天气正热,街坊之间的叫卖声小了许多,有一搭没一搭。

德庆楼里的书正说到岳大帅大破金龙阵一段,听者兴致正浓,除却响木的动静,偌大的大堂中鸦雀无声,只听得窗外街上有车过人响。

说书先生响木一拍,接着昨日的书说了下去:

“话说,那金兀术撤营十里,免战牌高挂,竟一连过了数日无有动静,任喊阵官如何叫骂也闭门不出,却不知打得什么鬼主意。

这一日岳大帅端坐帐中,忽有人持箭来报,言说今晨有响箭射于营内,箭上缠有信函一封。

岳大帅心中疑惑,抖开观瞧,阅毕不由拍案大怒,将信函传阅于两侧将官。两旁将官心中不明,接过信函细瞧,却原来是...

换个发型,你谁……

前后隔了2个月。。。


BBR 一章

没约人只好自己砍大虚。。。。。

……

其实有点不好意思和别人说自己在玩这个………………